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

《當一個地方失去了夢想……》

  常言道,做人最重要的是有夢想。在股票投資方面,更是如此。

  有夢想,我們才會有希望;有希望,我們才願意把自己的資金投資到上市公司裏,透過它們獲取回報。可是,在如今的香港股市,我看到的希望比以前少了很多。


  在大約兩年以前,我開始萌生投資美股的念頭,不過一直沒有太大的動力執行。我的強積金配置,一直都是 100% 恒指基金。雖然中途曾經轉至北美基金,但後來亦轉回恒指基金。這都是因為當時的我,對港股的希望比美股大。

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

《我不知道應該講什麼,但這一次可能是港股熊市三期的開始》

  昨晚看完新聞後,我的心情很複雜,不知道應該說什麼。滿手現金的我不介意大跌市再一次來臨,但絕對不是用如今這原因、這方式。

  看到香港變成戰場一般的地方,我真的有點難過。未來中美兩國之間的衝突會如何演變、交手過程中對香港造成多大的實際傷害,相信只能日後才能知曉。可是,投資者似乎已用行動說明他們的取態。因為在周五的開市時段內,很多人都選擇賣股離場,所以恒指暴瀉超過 1,300 點。

5 月 22 日的收市價,再次出現久違了的過千點大跌

  之所以會大跌,是因為很多投資者感到恐慌,失去希望。最近一年裏,我常常聽到一句話,那就是「如果你不喜歡某個地方,那就乾脆離開它算了。」沒錯,對於有財政實力的人來說,這的確是簡單不過的做法;可是對於沒有財政實力的人(尤其是畢業不久的年輕人)來說,這句話有欠公允,因為他們連可供選擇的選項也沒有。這句話跟「何不食肉糜」一樣,令人無言。



2020年5月10日 星期日

《最近餐廳的食物品質變差了,但顧客反而願意付更貴的價錢》

  有一間大型餐廳,向顧客提供不同類型的食物,所以平時吸引很多顧客光顧。但是,現在餐廳的食物品質大幅下降,顧客明顯感覺得到味道有異。那麼,將會發生什麼事呢?

  不難想像的是,顧客的人數一定會大量流失。因為他們不願意付出跟之前同樣的金錢,卻換來難吃的餐點。顧客人數減少,餐廳的收入自然會隨之而下降。當餐廳的收入下降,無可避免就需要減價來留住顧客。這個時候,顧客就會作出評估。如果餐廳減價幅度不大,顧客就會覺得餐廳的食物偏貴,不太願意再來光顧。於是,餐廳繼續減價,直到顧客認為減價的幅度合理,才會再來光顧。這時,雖然餐廳的食物水準不行,但因為價錢下降了,所以顧客以較少的金錢來結帳,算是合理。

食物貴但好吃,我們會覺得合理;
食物便宜但難吃,我們仍然會覺得合理,因為「一分錢一分貨」

  如果餐廳想提升食物的價錢,就需要提升食物的水準,令品質「對得起」提升了的價錢。這才會令顧客願意支付較高的價錢,認為「貴得有道理」。

  可是,如果餐廳的食物水準下降了,顧客卻照樣前來光顧,願意用跟之前相若的價錢來買品質大幅下降的食物,你說這奇不奇怪?可能你覺得這情況不會在現實中發生,不過這奇怪的現象卻發生在股市上。

2020年5月3日 星期日

《和平盛世時,我們要投資;病毒滿天飛時,我們更加要投資!》

  截至今日為止,香港已經有十多天沒有新增本地新冠肺炎感染個案。非常好啊!雖然距離疫情完全終結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(畢竟國外的歐美地方仍然有每天上千、上萬宗的新增感染個案),不過我希望這是本地疫情完結的好兆頭。

  本地疫情開始至今三個多月,不知道大家在這段期間有什麼感受呢?我記得疫情爆發初期,很多人都很擔心。因為面對新形病毒,大家對它的認識是「零」。大家都生怕會染病,然後失去工作、甚至丟掉小命。而我這個怪人,這時腦裏想得最多的,並不是擔心疫情、自己工作之類的事情,而是有沒有投資機會。因為我覺得我們在和平盛世時,需要投資在病毒滿天飛時,更加需要投資,千萬不能停下來。

「投資是終生事業。」就算現在的你對投資全無概念,也要記住這句話

  「這個人嘛,一定是想錢想得瘋掉了!」哈哈,可能有不少朋友會這樣形容我,但我不介意。因為換作是二十三歲,或者在此之前的我,也會這樣形容現在的自己。可是,直到我二十四歲那年,當家人突然把一整間房子壓在我的肩膀上時,我的想法就徹底轉變了。

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

《投資心理學堂:我們可以預測未來,但不可以盡信》

  在 2020 年剛開始的時候,我打算寫「五個投資者通病」的系列文章。那時候,我寫了五個投資者通病中的四個就沒再寫了。原因是之後開始爆發新冠肺炎疫情,我的心思都花在自己應該如何應對這次疫情帶來的股災上,根本無暇再寫。

這是我多年來婉拒一些媒體,不做專欄作家的原因。因為我可能無限期拖稿,哈哈

  在過去一個月裏,我相信有留意投資市場的朋友,應該都覺得很難忘。很多人(包括我)都在股票市場投入了不少資金。所以,當突如其來的大跌市出現時,不少人都感到很驚訝,甚至措手不及,不知道如何應對。

  在這個過程裏,我發現有些朋友出現我還未寫的最後一個投資者通病。趁着周末,股災又暫時得到緩和,所以我在這裏順便把它寫完吧。

  在開始之前,先讓我簡單說說我在過去一個月裏,主要進行了那些操作,還有得到的結果是什麼。

  我自己在過去一個月透過不斷買賣,把估值高、受疫情影響嚴重的股票賣出(必瘦站和煤氣),同時買入股價較低殘、受影響較小的公司(地產股、商場 REITS 等)。截至今日,我已經差不多全部追回早前的帳面損失,而且還擁有充足的資金。往後無論是大升市,還是再來大跌市,是買或賣,我都有充分的操作空間。

  之所以先寫我的操作,是因為最後這個投資者通病,是跟操作有關的。這個毛病就是:

WFU WF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