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

《這一隻股票,我應該買多少才對?》

  不少人初入「缸湖」時,都是想多賺一點錢。可是,作為一個初心者,我們什麼都不懂。我們或許會直接問專家、前輩們有沒有股票推介,或許會參考其他人持有的股票來作買賣。多買賣股票幾次之後,有些朋友就會發現,如果自己擁有更多投資知識,投資收益就會得到改善。於是,我們就會去書局買書看,或者去網上的討論區、網誌看看有沒有相關的文章參考。

  在這階段的我們,大多是充滿雄心壯志、磨拳擦掌,努力着手建立屬於自己的股票組合。然而,當我們選好某些股票之後,就會在腦海裏浮現一個問題:「這一隻股票,我應該買多少?」

  很多初接觸投資的朋友,不論資金有多少,在第一次買股票的時候,都會表現得很保守。因為我們在面對新事物的時候,很多時也會抱着戰戰兢兢的心態。尤其是在買股票方面,大家都知道「賺蝕乃兵家常事」,所以我們大多會先小試牛刀,看看成效,再決定以後如何操作。

我們第一次投入的小量資金,就像打仗時的哨兵一樣。如果情況良好,
我們就會出動「資金大軍」。假如情況未如理想,最多也只會損失「哨兵」

  假設我買入某隻股票,佔自己倉位 5%。隨後該企業出了事,被取消上市地位,那麼我投入的 5% 資金,就會全部虧蝕,一分錢也取不回。不過,因為這股票只佔我的倉位 5%,所以即使變了廢紙,仍然動搖不了整體資產。沒有借貸投資股票,最壞的情況是損失自己投入的所有金錢。因此,為了避免損失大量本金,大眾普遍認同「控制好注碼等於控制好風險」的說法。

  另一方面,有些朋友則害怕自己因為選錯股票而輸錢,所以買入多隻不同版塊的股票。這樣就算某股票出了事,同樣也不至於對組合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  很多投資者奉行這兩個原則,再加上老巴股神曾經說過,身為投資者,永遠也不要虧錢。這就令不少朋友更加確信這投資策略可行,把「控制金額」和「分散投資」這兩個做法視作個人永遠的投資策略。

  然而,我對此有些保留。

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

《你之所以不成功,是因為你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成功》

  我們小時候上中文作文課時,都曾寫過一篇叫《我的志願》的文章。在這篇文章裏,我們會幻想自己長大後從事什麼職業、做什麼工作。絕大部分的人(包括我在內),長大之後都不會再想起自己當日寫下這篇文的過程,但是我最近發現,這過程原來也和我們長大後能否做一個成功的人,有着微妙的關係。

  不少成功人士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他們會定下一個計劃,然後堅定向目標進發。或許你會冷笑一聲,然後說:「什麼😏?這不是人所共知的事嗎?」沒錯,這的確是人所共知的事。無論是在哪一個範疇,每個人都想獲得成功。理論上,只要每個人都依照這「人所共知」的公式來努力,就可以獲得成功。可是,為什麼現實之中,失敗的人卻佔了大多數?

  那是因為他們缺乏應有的想像力

愛因斯坦曾經說過:「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,因為知識是有限的,
而想像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,推動着進步,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。」

  什麼是「應有的想像力」?在回答這問題之前,讓我們先想想當日是怎樣寫下《我的志願》這文章吧。

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

《這幾天的您,感到恐慌、感到害怕嗎?》《文末更新最新買賣》

  過去幾個月,全球所有的股票投資者都預期中國和美國會達成貿易協議,結束貿易戰。因此,儘管期限一再推遲,但大市還是穩步上揚。可是到了這個星期,忽然發生了新的狀況——侵侵在今天把關稅增加到 25%,並指責中國出爾反爾、違背承諾,要為此付出代價。

或許我們都太低估特朗普了

  一時之間,做着貿易戰快將結束的美夢的全球投資者,都被侵侵狠狠摑了一記耳光,驚醒了。久違了的「飛流直下 1,000 點」,再度在港股市場出現。大市的氣氛馬上 180 度逆轉,變得非常悲觀。接下來的這一兩天,恒生指數繼續下跌。這個星期,下跌了約 1,500 點,非常驚人。

大市比 5 月 3 日下跌了 1,531 點,跌幅頗大

  這幾天的您,感到恐慌、感到害怕嗎?

  眼看着自己的股票組合自年初以來的帳面盈利,隨大市下跌而逐漸蒸發,這幾天的您,有沒有因為恐慌而把手中的股票賣出呢?

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

《或許,我們都在買股票時搞錯了自己的定位》

  「投資」對我們很重要,因為它令我們有機會致富,過上不一樣的人生。其中「股票」因為入場門檻低,交易便利,所以成為很多人的選擇。不少人為了提升自己贏錢的機率,研究出五花八門的投資方法,如圖表派、波浪理論派等技術分析門派,還有主張價值投資的長線投資幫眾。市場人士猶如諸子百家一樣,百家爭鳴。

  不過,儘管參與者人數龐大,取得成功的人卻只佔了小數。除了是因為很多人沒有耐性、急功近利之外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,有時候我們從成功投資者身上學到某些看似正確的觀念,其實也不一定完全於適用自己呢?

  可能,我們從剛開始投資的時候,就已經犯了一個自己看不見的小毛病。這個小毛病不顯眼,但會隨着時間慢慢發酵。當我們發現有點不妥的時候,恐怕已經浪費不少時間和金錢,影響我們的投資成效。

  我們犯的小毛病,就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。

我們以為是對的觀念,有時候卻未必適合自己

  什麼叫作「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」?這不論說起來還是聽起來,都有點抽象。以下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吧。

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

《這個世界太黑暗,所以我被迫要做有錢人》

  我們從小就在父母、師長等其他長輩的引導下,認識自己身處的世界。由於我們對這個世界認識不深,所以充滿好奇。什麼是好的、壞的、正確的、錯誤的,大多都是先由長輩們告訴我們,然後我們才進行親身感受。對我們這些從小就在城市長大的小朋友來說,世界是美好的,是公平的。

  然而,隨着我們慢慢長大,自主意識開始慢慢建立,我們就會發現自己身處的世界只是一個美麗的幻像。其中最讓我們感到難以置信的,就是這個世界原來充滿缺憾,從不公平。

這個世界很美麗,但也很黑暗

  如果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,我們就不會看到人的地位高低不一,也不會看到人的付出和收穫不成正比。我們小時候相信的公平世界,現實是不存在的,也永遠不可能出現。這是因為當價值觀相若的人們走在一起,會形成大大小小的階級團體。它們彼此之間,會因為自身利益、信念不同的關係而互相對立。結果往往會是一群人佔優勢,擁有較大的權力,欺壓着另一群處於下風的人。

  雖然說得這麼負面,但其實我們小時候已經在體驗這種情況,卻不覺得有什麼問題。比如說,求學時的我們被要求服從父母的命令、聽從師長的教誨。假如我們稍有意見,不願意配合,就被認定是壞分子,會受到處分。事實上,適當的人被賦予適當的權力,從而組成的階級組織,是有利穩定和維持社會的運作。如果每個人都隨心所欲地生活、追求真正的自由和平等,那麼社會必定會亂了套,大家都無法正常生活。

  最近十年,我留意到年輕人普遍對現實社會的不公平情況感到憤怒和絕望。權力愈大,能做到的事情才會愈多。因此,大家都深深明白其重要性,也對自己的渺小感到無力。我們未必能憑一己之力解決社會的深層次問題,但即使是日常生活,我們都會因為權力大小而受到影響。比如說,我們來到新公司任職後,往往要了解公司的工作文化,也要知道誰是老油條,地位比較高,權力比較大。在公司裏,決定誰要服從誰的方法,就是看誰的權力比較大。一般來說,老闆就如古代的皇帝一樣,權力最大。

  之前我寫過一篇叫《三份工作的血淚史,教會我三件重要的事》的文章(按此前往),其中提過我第二份工作的故事。當時我的兩位老闆很年輕,大約三十多歲。他們每天只在公司巡視一、兩小時就離開,公司的「大權」其實是由三個高級主管掌舵。高級主管們「大權在握」,當然不會用心工作。他們連原屬於自己職責範圍內的工作,也一併交給我和其他同事完成。因此,我們受盡他們的欺凌,工作量極多,但薪金卻不合理地低廉。

WFU WF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