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

股市暴跌下的眾生相(朋友篇)之《三個朋友,三種不同的投資態度》

前幾天恆指大跌,我身邊的同事和朋友都對此有過一番討論,其中同事的反應可說是自己預期中的情況。雖然如今大市已有一點回升,但我覺得還是值得分享我和朋友之間的討論,因為這段對話讓我看到一些投資取態的問題。

和我之前在Whatsapp group內向朋友第一次第二次的分享不同,這次有多幾位朋友參與討論。因此我為他們安排幾個稱呼吧:

朋友A、朋友B、朋友C (他是在我第二次的分享中,只著重人家本金多少的那位朋友)、我。

(討論之時,恆指下跌了約2000點)

我:「現在大市跌了2000點,很誇張。」

朋友B:「我家人輸到只剩下內褲了。」

我:「我帳面還是有賺。」

朋友B:「我差不多破產。我家人重倉股票,現在股價跌到不敢看了。」

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

股市暴跌下的眾生相:同事篇

最近大市接連暴跌,昨天更曾單日跌超過2000點,真的很誇張。

我自己很久以前就全倉股票,只是間中有少許換馬動作。因為自己買的都不是垃圾股,又在買入時假設自己所有本金都無法取回,所以不論升跌市,也淡定異常,一股未沽,照樣輕鬆等待除淨收息。

但身邊的人,都不像我那麼神態自若呢。

先說我的同事吧。

我的老闆和同事一向都有買賣股票。但和我不同的是,他們只傾向抽新股、短炒、博反彈。

之前他們在4月大升市時期問過我有沒有興趣抽新股,當時我回答「沒有」。原因是我很著重「有能力持續派息」這一環,而且公司在上市後的營運有沒有走樣、會不會大耍財技等等,我都需要長時間來觀察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當時正值大升市,交投暢旺,自然比較容易投機獲利;但萬一市況逆轉呢?那就不好說了。

前天,我的同事臉如死灰,因為他抽到了3000股的環球醫療(2666)。我問他招股價多少,同事回答:「$8.4。但現在暗盤價格只有約$6……」

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

飛流直下一千點

最近報章報導阿爺「暴力救市」,而且全球關注希臘問題,所以今天有點好奇大市表現如何。

阿爺的所謂「暴力救市」,似乎效力不大;反而恆指再一次如之前般暴跌約1000點 (是因為希臘公投的結果嗎?),大部分股票也同樣下跌,跌雙位數百分比的股票更比比皆是。

曾淵滄博士說過他買股票後,就如把它放進保險箱一樣,不會太理會股價的上落。我自己很喜歡這個說法,因為只要對所持有的公司有信心,股價下跌反而為我們帶來了入貨的機會。

所以即使自己早已經滿倉,我也絲毫沒打算在股價下跌時沽出任何一股。當看到指數跌至1000點附近時,不但不感到恐慌,反而有點好奇會不會再往下多跌100點。個人心情就像完全沒進場的朋友,一點緊張的感覺也沒有,邊吃花生邊看戲 (覺得自己好像有點不正常呢)。

以今天的收市價計算,自己帳面比上星期五少賺了5%左右,但無損因4月升市所帶來的盈利,所以自己更能處之泰然。

而這幾次的單日暴跌,再度提醒了我兩個投資要點。

WFU WFU